特定的年龄

特定的年龄

在过了某个特定的年龄之后——有些人可能是在非常年轻的时候,我们生活中已不会再遇到任何新的人、新的动物、新的梦境、新的面孔,或是新的事件:一切全都曾在过去发生过,它们全都曾经戴上不同的面具,穿着不同的服装,用另一种国籍、另一种肤色出现过;但它们其实是一样的,完全一样,一切全都是过往的回音与循环往复;甚至所有的哀伤,也全都是许久以前一段伤痛过往的记忆重现,那难以言喻的哀伤,以泪洗面的日子,清冷孤寂的处境,遭受背叛的痛楚——

  • +8番茄
  • 188只自习生围观
  • 2020年5月14日 23:40打卡
  • 11 月,1 周前有动静
  • 引用
  • 举报

作者的近日打卡

猜你喜欢

悲观有用吗? - Seligman在书中花了很大篇幅阐述悲观的坏处,乐观的好处,以及如何从悲观转为
关于资本论给我带来的一些启发 - 晚上看了一会资本论,里面提到第一部类与第二部类作交换的时候,如果比例失衡,就会创
  • 公达
  • 公达
  • ♂ 35
  • 9级
  • 自律力98.85
  • 北京
  • 程序员
可是只要是参与过战争的人 - 应该都知道连妖怪都不知所踪的世界有多么凄惨。
历史化可能成为逃避历史责任的借口 - 它的目标是“拉开与过去的距离,冷眼看待历史”,其结果往往是以常规历史来看待并非常
弹性乐观主义 - 虽然乐观对我们有诸多益处,但它的好处并非无限量的。乐观也有其不可忽视的缺点与限制
流动的时代 - 齐格蒙特·鲍曼这部关于流动的现代性的杰作已经改变了我们思考当今世界的方式。在《流
一个抽象的或概括的表述如果最终被发现与事实相符就是好的 - 任何概括的表述都像一张到银行里取钱的支票。它的价值取决于有什么可以支付。如果洛克
瓦西里·格罗斯曼在《生活与命运》中,想象了一则纳粹集中营军官和被捕的政委之间的对话 - “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您在我们的地盘,”纳粹知识分子对苏维埃知识分子说,“如果你
乐观与悲观的标志性特征—解释形态 - Seligman认为区分一个人是乐观者还是悲观者的标志性特征 (hallmark
性别是流动的吗? - 性别是流动的吗? , , 美国GoldieBlox玩具公司生产了性别中立的玩具

免费没广告,线上在线自习室晚自习。支持番茄工作法、四象限、打卡、作业清单、作业辅导、作业交流、作业跟踪、作业计划

行恒 © 行恒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