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评论”谈李嘉诚事件:斯人已去 不必挽留

原标题:对李嘉诚,与其挽留不如目送

李克济

这几天,亚洲首富李嘉诚深陷舆论漩涡,关于他从大陆撤资的争论,仍然在唇枪舌剑地进行着。是正常的运作,还是道义的失守?是合法的进退,还是无奈的撤离?义愤填膺的道德审视、唱衰中国的负面猜测、恐慌情绪的传染效应……所有这些元素,使得李嘉诚的撤离变得十分敏感。

那么,如何看待李嘉诚“投资路线图”的转向?一些人选择从感性的角度来审视。改革开放以来,大陆的优惠政策、开放环境、巨大市场,是他走到今天的重要基石;而这几年来,由于转方式、调结构,大陆经济增速主动回调,李嘉诚的选择就显得尤为扎眼。从普通人的朴素情感出发,好的时候同享福,遇到困难却不能共度难关,这在观感上确实让一些人觉得有点说不过去。

然而,看待一件事情不能仅仅停留于感性。即便是有种种“看法”,也只能停留于个人内心的几声嘀咕,却难以从公共层面进行“道德绑架”。毕竟,资本的本性就是逐利而动,市场的规则就是遵守法治,只要在法治框架内,资本享有来去自由的权利。李嘉诚到大陆赚钱,如果因为曾经给予优惠而主张“不宜想走就走”,即便在道德上有正当性,在道理上也说不通,更与法治精神相悖。今天的大陆,政治清明、法治昌明、市场透明,当然有足够的底气接受任何资本的归去来兮。只是,如果缺少这样的大视野,激于义愤而情绪失控,甚至公开叫嚣“别让李嘉诚跑了”,就显得有点落后于时代的不自信了,也不利于企业家树立信心。

众所周知,北京长安街的东方广场,上海陆家嘴的东方汇经,中国政治中心和经济重镇的标志性建筑,都打上了李嘉诚的烙印,他的撤离,无论如何都可能被视为一个“标志性”的事件,也可能带来一些负面影响。说这不代表什么,肯定不现实,但如果对此做过度解读,甚至由此预测中国经济不行了,则显得有些夸大其词。中国经济总量占世界的比重超过12%,这么大的盘子、这么重的分量,一个商人的撤离能影响基本面吗?全球化时代,资本流动再正常不过,没必要对此风声鹤唳。

与一些人的恐慌情绪相反,中国官方对此表现得从容淡定、举重若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日前表示,“更多的外来投资对在中国投资信心逐步增强”,“我们现在推进的改革非常重要的目标就是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斯人已去,难以挽留也不必挽留,市场经济本就是多元经济、流动经济,有人走、有人来,有人看跌、有人看涨。只要中国深入推进改革、坚定完成转型、保持市场活力,就不用担心李嘉诚之后没有资本进来。我们能做的,不是自降身份的挽留,更不是激于义愤的谩骂,而是把这个国家建设得更好,让今天的离开成为明天的遗憾。

资本没有国界,但商人有祖国。相信包容开放的中国,会为更多商人留一份温情,不仅会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来容纳他们,更会以超越金钱的胸怀来温暖他们。如果仅仅把中国视为利益性市场,而不是战略性市场,一些人可能会选择离开。但时间将证明,大陆错过的可能只是一两个商人、一两家企业,而他们失去的,则将是与中国一起成长的整个时代。

  • +16番茄
  • 198只自习生围观
  • 2015年9月21日 14:20打卡
  • 5 年,5 月前有动静
  • 引用
  • 举报

作者的近日打卡

猜你喜欢

被指抄袭的事终于有后续啦 - 在课程讨论区里发帖之后有好几个同学帮忙回复了,心里好过了一些。后来上课的老师也看
晕。原来网上不去,真的是IP冲突!! - 还花大力气办了无线网卡。晕死!!做了一轮完全的无用功 , 今天又没完成任务。是任
即便不幸人生依然精彩 - 在闲鱼上讨价还价时,W君说为了变现无奈卖闲鱼,去年猪瘟害的他荡产了,从而不得不出
我的任务时间不会减少,也不会有到时提醒,伙伴们,你们知道怎么回事么 - 我的任务时间不会减少,也不会有到时提醒,不停的刷网页才会有时间变化,这个是什么情
把不安当作朋友:如何直面我们内心的冲突 - 这是一本看透现代人内心世界的心理学著作,它是一面镜子,每个人都会在书中发现自己的
每天都能不忘了梦想并为之而战的话就不会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了 - 不拖延,不忘梦想,说好的事就去完成,立刻现在,而不是马上一会儿, , , 如果
善若不弘扬,恶就会声张 - 修了电脑,考完物权法。 , 今天早上过去联想3C店保修了,工程师嚼着帕尼尼边跟我
令人唏嘘的是,他想必已经知道这盘棋他赢不了 - “很可能我的力量不足以撼动多年陈规”。他用拉丁文结尾:Feci quod pot
D21 今日持续吃书 实在受不了 睡了1.5小时 “有一种人携带极浓的强迫症,从不会与自己和解” 我是这种 - “有一种人携带极浓的强迫症,从不会与自己和解” 我是这种
要學日本菜,先要學日本人不斷追求完美的精神 - 今天看蔡瀾的一篇關於三文魚的文章,感嘆有人把吃精通到了這個程度,食材的選用來龍去

免费没广告,线上在线自习室晚自习。支持番茄工作法、四象限、打卡、作业清单、作业辅导、作业交流、作业跟踪、作业计划

行恒 © 行恒 2013